下書網 > 玄幻小說 > 山海畫妖師 > 正文 第九十八章 交易?這是賣身
    “不過你可不會這么傻,作為一個聰明人,一頭走到底不可能是你的風格,所以,你還有備用計劃。”藥膳兔:“我想你在這一百多年的歲月里也應該感受到了吧,一個人的力量,終究是有限的,能夠走到這一步已經是你的極限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“我從最初的雪靈到小雪仙,再到雪姬,最后才突破到3階成為一位孤山寒姬,歷時長達百年。”孤山寒姬也不再說謊,干脆的說出了自己的真實想法說:“可山海獸的突破越到后面所要耗費的時間和精力也就越久,我百年才到孤山寒姬,可我的目標卻是傳說,這百年來我經歷了太多的追殺,遭遇到了無數次的埋伏,能活到今天已經是個奇跡了,而之后的四個階段,還需要多久,五百年,一千年,還是一萬年?”

    “也許更久,”孤山寒姬失落的說道:“但我真的有那么幸運,可以一直都不被人發現嗎?”

    山海獸不是靠躲起來,枯坐著就能進化的,她們也需要去獲取資源,去尋找奇遇,有些時候你閉門造車,不如人家一朝頓悟,這種事情在山海世界里,在山海獸的歷史上,比比皆是。

    “那么第二條方案呢?”藥膳兔想讓孤山寒姬自己說,而這,也是她的投名狀。

    藥膳兔不擔心有理由,有目的的忠心,她怕的是毫無理由的選擇。

    小白就是秦軒家的親女兒,是藥膳兔親手帶大的,死忠中的死忠,貘夢也很忠心,但她就是單純為了生活來的,后來在秦軒的照顧與信任下,貘夢才正式托付真心,不為別的,就為秦軒這個知己。秦軒給了貘夢新的生活,更給了她一個家,貘夢會用生命來守護這個家,不僅僅是為了秦軒,更是為了所有人,包括她自己,所以貘夢絕不會背叛秦軒,因為背叛秦軒就是背叛她自己。

    更何況,眷族契約已經放在這里,眷族契約無法約束山海獸的心,但卻會約束最終結果。

    自古以來,凡是完成了眷族契約的契約獸,從未有過反水的,也許她們會消極怠工,但絕不會做出傷害畫妖師的事情來,這也是為何,孤山寒姬能夠在保持100的好感度的同時,還可以有小心思,只是這個小心思,必然是以效忠秦軒為目的,方能存在的。

    “第二條方案,就是成為某個畫妖師的山海獸。”孤山寒姬:“只有這樣,我才能借助畫妖師的力量,完成心愿,但我是孤山寒姬,孤山寒姬絕不會選擇任何畫妖師,哪怕死!”

    這事,藥膳兔是聽說過的,孤山寒姬與別的雪女族山海獸不同,她們可以效忠,卻絕不賣身,你可以讓她們向你下跪,但契約,抱歉,除非死,她們絕不在自己的靈魂中,打上畫妖師的標簽。

    但,世事無絕對,有句話,叫物極必反。

    孤山寒姬的確不畏強權,可反過來,若有人真的對其真心實意,并得到了孤山寒姬的承認,那她們一旦契約,就是眷族,所以在畫妖師的歷史上,孤山寒姬與畫妖師只有兩種關系,要么是眷族,要么就是普通合作,絕不會有中間的契約獸。

    所以說,孤山寒姬是非常特殊的山海獸,她們一旦發誓效忠,永生永世不會改變,更不會背叛:“與其在契約獸中猶豫,不如干脆一些,既然做出了選擇,那就絕不后悔!”

    就像現在,孤山寒姬就在賭,用生命在賭,如果秦軒真的不放心,要殺她,那孤山寒姬至少可以不用被賣掉,做別人的奴隸,死不可怕,可怕的是生不如死,所以孤山寒姬才不反抗,她的一生都是為雪女族的復興,為了守護那些孤苦伶仃的雪女們而活的,若秦軒不愿幫她,那這第二條方案還沒開始就已經結束了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她孤山寒姬自然沒有必要再活下去,也就沒必要抵抗了。

    這就是為何,孤山寒姬的忠臣度和好感度會有100點,不是孤山寒姬真的喜歡秦軒,而是她,別無選擇,且對自己狠到,一旦選擇,我便絕不后悔的地步。

    如果一定要對孤山寒姬做個評價,兩個字,梟雄!

    “你若生在千年前,”藥膳兔說道:“寒荒女王的位子,不一定,輪不到你坐!”

    “現在也不一定輪不到我!”

    “哦?”藥膳兔示意孤山寒姬繼續:“你想要什么?”

    孤山寒姬為了活著,完全不像一般的雪女族,那么的單純,簡直是奸詐到了極點,但她為什么要這么努力的活著,還不是為了振興雪女一族?

    “你知道我聽到主人是秦無涯的后裔時,我的想法嗎?”

    藥膳兔微微瞇起眼,然后搖了搖頭:“憤怒?”

    “有!”孤山寒姬當時的確有過恨:“但更多的,卻是興奮和喜悅!”

    如果有人聽到孤山寒姬的這話,絕對會說她有病,雪女族之所以會滅亡,秦無涯有一半責任,可她竟然還說出這樣的話,然而,這就是普通人跟她孤山寒姬區別,普通人只知道恨,而她,看的更遠。

    “百年前,秦無涯能用一句話滅了我雪女族,那百年后,身為他的子孫,主人是否也能夠用一句話,改變我雪女一族的命運?!”

    秦軒,不能,但那是現在不能!

    將來呢?

    孤山寒姬愿意賭,用自己的自由,乃至尊嚴,去搏一把!

    秦軒還年輕,秦無涯跟他一個年紀的時候,也沒什么大不了的,可秦軒的潛力絕對超越秦無涯。

    不說別的,只是一個藥膳兔,就足夠孤山寒姬做出選擇了,只要秦軒能夠平安的活著,總有一天,藥膳兔會成就傳說,甚至更高的存在,而到了那個時候,雪女族的命運,不過就是秦軒的一句話罷了。至于臣服與否,孤山寒姬就在秦軒身邊,她可以清楚的知道秦軒是什么樣的人,如果他值得托付,那就讓雪女族臣服他好了,弱者被強者統治,強者庇護弱者,這不是天地間最合理的事了嗎?

    “雪女因為有一個愚蠢的寒荒女王而慘遭橫禍,”孤山寒姬握緊了刀:“而我,終有一天會親手殺了她,然后成為新一代的女王!”

    能夠拯救雪女族的,只有她,也只剩下她一個了!

    雪女曾經是高傲的一族嗎?

    不,不是,根本不是!

    雪女是熱愛和平,善良純真的一族,無數的傳說中,都有在迷途雪山之時,被女神、白衣女子、冰雪的精靈拯救的故事。

    這完全說明了她們雪女一族是雪山的守護神,更是熱愛生命的一族。

    是因為寒荒女王,因為她的統治,她的思想,洗腦了雪女一族,也是因為她的一個決定,害了整個雪女族,事實上,當年對待畫妖師的態度問題上,有一部分雪女是反對的,她們想要跟畫妖師交好,而不是為了那完全沒意義的自尊心,去跟一個完全無法抗衡的力量為敵。

    反抗侵略是一種氣節,可故意招惹強敵,卻是愚蠢之極!

    孤山寒姬跟寒荒女王那個瘋女人不一樣,她可以拋棄尊嚴,可以不要自由,乃至連生命都無所謂,但她要雪女們都開開心心,無憂無慮的活著,她只要兩個字————安全!

    依附于強者就是恥辱?

    可笑!

    你也不看看這個強者到底有多強,如果這個強者是天地至尊,是世界的統治者,誰還敢說這樣的話?

    “我忠心不為其他,只因主人活著,變得更強更有權勢,我才能更容易實現自己的心愿,”孤山寒姬說的很現實,卻也讓人無法質疑:“而當有一天,主人實現了我的心愿,那我便會用生命捍衛主人的一切。”

    所以,這就是個死局了。

    為了拯救雪女族,孤山寒姬必須保護秦軒,無條件的支持,甚至托付性命,這是孤山寒姬的唯一選擇,她不依靠秦軒,雪女族就徹底完了。反之,若是秦軒完成了孤山寒姬的心愿,那以她的性格,更是會守護住這份來之不易的恩賜,對秦軒自然也只有感激和愛戴,而不會有任何別的想法,因為她們會是真正的一家人了,整個雪女族,都將成為她獻給秦軒的禮物。

    “我從不在乎你們有想要做的事,為阿軒戰斗,為他爭取利益,你們做了你們的,阿軒和我,自然也會做好我們應該做的事。”藥膳兔說到這,突然開口問道:“阿軒你覺得呢?”

    整個過程,秦軒都在旁觀,藥膳兔從不私自做什么,特別是這么大的事,她必須要經過秦軒的同意,才能來真正的招降孤山寒姬,而現在,前因后果秦軒已經知道了。

    “主人也在嗎?!”

    孤山寒姬并沒有驚慌,她非常平靜的單膝跪地,等待著秦軒的決定,無論秦軒如何決定,只要不殺她,她就一定會努力的去爭取,無論是積極的殺敵,還是用生命守護秦軒,以此換取感激,只要能讓秦軒喜歡上雪女一族,給她們一次機會,并為之努力,那么孤山寒姬就算是戰死了,也能死而瞑目。

    然而,就在孤山寒姬緊張的等待時,秦軒卻是出現在了她的身旁:“不用這么嚴肅吧?”

    “而且你剛那一刀,也太厲害了。”秦軒環顧著周圍的廢墟,將孤山寒姬扶了起來:“都是自己人,不用動不動就跪地上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主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啦,我又不是什么壞人,不就是幫你救雪女族嗎,這事,很難以啟齒嗎?”秦軒說:“你既然到了我這里,那你的事就是我的事,以后我會幫你一起救雪女一族的。”

    “另外,我也覺得曾爺爺有點過了。”

    實際上,秦軒也覺得自己的祖先秦無涯有些殘忍,就算那是寒荒女王的挑釁,可你殺一個女王不就行了,為何要屠人家全族呢,就算屠人家全族,也不用將雪女當成純粹的奴隸,以此來個絕戶計啊。

    “不!”然而這個時候,孤山寒姬卻說道:“秦無涯沒有做錯,當斷不斷必受其害,如果是我,我也一樣會斬草除根,而且我也希望主人你以后遇到類似的事,向秦無涯學習!”

    “額。。。”

    秦軒畢竟還是個萌新,他沒有親眼見過殘酷,不過沒關系,他還有藥膳兔:“你比貘夢和小白可靠,至于雪女的事,我和阿軒會盡最大的努力幫你,而且你也不著急吧?”

    一百多年都等了,孤山寒姬還差這幾十年嗎?

    “不急的話,”藥膳兔笑道:“就到門口接個人,有客人來了。”( 山海畫妖師 http://www.bxsqmp.live/0_4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11选5复式胆拖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