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玄幻小說 > 山海畫妖師 > 正文 第四百零三章 巴掌印
    渡過了漫漫夢海,游夢舟終于在一個位面級的世界旁停泊了。請大家搜索(品書網)看最全!更新最快的!

    不得不說,白泉學院距離這個世界,還真的是有不小的距離,秦軒去過的最遠的地方是梵羅城,耗費了三個小時的航程,這里面也有貘夢當時的游夢舟材質不好的關系,導致速度大大降低。現在好了,貘夢拿了秦軒的山海幣,特地將游夢舟改造了一番,雖然只是從0階升級到了1階,但在速度,至少提升了80%。

    可即便如此,兩人還是用了一個多小時,才到達了目的地。

    “是這個世界嗎?”秦軒覺得有些不可思議:“次兮語來我家接我,坐那個鬼轎子,好像很快啊。”

    升級了的游夢舟都耗費了一個多小時,難道洛兮語每天一大清早出發課了,放學后,還要趕一個多小時的車?

    這也太不靠譜了吧?

    “夢境之海這條航線,并不在速度占優。”貘夢說:“次那個小姑娘的穿界術我也看到了,用的是點燈人才會的走陰術。”

    “走陰術?”

    “如果我說的穿界法是借助夢境在進行時空穿梭,那洛兮語的穿界,是打開了陰陽兩界的縫隙,行走在陰間的黃泉路。”

    “噗!”

    感情秦軒回坐著轎子,還死了一次咯?

    “陰間的時間與現實的流速不同,回到陽間后,又會進行時間修正,”貘夢說:“論速度,除非我將游夢舟升級到最終階段,否則還真不能走陰陽路,開辟黃泉道的點燈人。”

    “行行行,我知道了,是這個世界對吧?”

    通過夢境通道,秦軒成功的進入了這個位面,然后。。。

    怎么說呢?

    站在有些昏暗的天空下,看著仿佛八九十年代的水泥路,哦,不是國內的感覺,因為秦軒看到了一批穿著黑色水手服的少女,正背著黑色的書包從他身邊,擦肩而過。

    “咦?”

    “這人什么時候站在這的?”

    “他也是學生嗎?”

    “穿的好怪啊。”

    秦軒并沒有在乎他們的議論,事實,他并沒有聽懂他們在說什么,因為這些人說的,是日語。

    “啪!”

    隨手打了個響指,結草萌便開啟了一個小型的永夜結界,只將秦軒包裹住,而是這個瞬間,周圍的少年少女們,宛如了幻術一般,紛紛無視了他,繼續朝著學校走去。

    “感覺這里,有點像八十年代的日本小鎮啊。”秦軒:“跟進了日本恐怖片里一樣,這是兮語的家?”

    怎么把家安在這樣的地方啊?

    不是秦軒吐槽,而是這個位面,的確有不干凈的東西,而且還不少,秦軒這一路走來,已經看到了很多因為妖力感染而誕生出的穢物。

    穢物,像秦軒剛學會天眼術時,從感冒的陳倩倩背后,拍打掉的畸形小怪物,它們往往是疾病法則的具現產物,理論說,穢物都是不會對人類造成實際影響的,最多是讓他們不舒服,但是,如果妖力繼續彌漫,那么這些穢物會變成‘禍運’。

    如車禍,是一個人被禍運了身,從而一命嗚呼。

    禍運級別的污穢,已經足以奪走一個人,乃至一批人的生命了,它們在冥冥之操縱人類的言行,從而將其殺害,并吸收人類死時的怨氣,如同病毒般瘋狂蔓延,大多會致死的流感病毒,也都是禍運的具現。

    再之,則被稱作災厄。

    如果說穢物是連0階山海獸都夠不,能被普通人輕易打敗的垃圾,禍運是開始威脅普通人生命的惡魔,那么災厄,是一場浩劫了。

    災厄的力量,已經無限接近1階山海獸,一旦其出現在普通人的世界,不加以控制,或是這個世界沒有本土的能力者,哦,不是畫妖師,是一些十分原始的驅魔人、巫醫之類的,如果沒有他們,那么這個世界很可能會被災厄所吞噬。

    之所以說這些,是因為秦軒所處的這個世界,也是洛兮語的家所在的地方,是一個放眼望去,到處都是穢物、禍運的位面。

    “這些,是什么啊?”

    秦軒想要定位洛兮語的妖力,對于她那被詛咒的妖力,實在是太容易發現,事實秦軒早在進來的時候,已經定了一次。

    “兮語!”

    避開了一個拿著剪刀,嘴巴裂到耳垂的女人,秦軒看到了坐在河邊的洛兮語,她背對著秦軒,似乎是在吃飯團。

    “嗯?”

    秦軒并沒有收斂妖力,所以洛兮語第一時間注意到了秦軒,與平常時候鎮定自若的樣子不同,此時的她顯得有些慌張,只見洛兮語匆匆的將吃了一半的飯團收進了須彌,然后雙手捧著臉,也不轉身:“秦軒?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秦軒見洛兮語并沒有遇到危險,也算是松了口氣:“出什么事了嗎,怎么今天沒來課?”

    “沒什么。”

    “嚇了我一跳,還以為你被綁架了。”秦軒打趣的說了句:“怎么?為什么不轉過來?”

    “臉,臟了。”

    臉臟了?

    這算什么借口?

    疑惑的秦軒連忙走到了洛兮語身旁,他輕輕的抓住了洛兮語的胳膊,見她還捂著臉,這讓秦軒有些怪:“把手拿開,乖。”

    洛兮語開始是不愿意的,但秦軒堅持,一向很聽秦軒話的洛兮語,只得乖乖把手放下。

    “這是怎么回事?”看著洛兮語腫了的半邊臉,秦軒頓時怒火燒:“誰打的你?”

    秦軒從來沒想過,自己會看到洛兮語如此無助的樣子。

    哪怕是在秋家大婚,被那么多人指責、非議,洛兮語都沒有顯露出半點在乎,可是現在,秦軒卻從洛兮語眼看到了不安和恐懼。

    不安,是因為她不想讓秦軒擔心,而恐懼,則是來自于洛兮語的母親。

    洛母本來不同意秦軒和自己的婚事,現在突然看到秦軒,還是在自己家附近,這讓洛兮語實在是無法再保持鎮定,她可以不在乎別人,但洛母和秦軒,卻是她少數在乎的人之一。。。( 山海畫妖師 http://www.bxsqmp.live/0_4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11选5复式胆拖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