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書網 > 玄幻小說 > 山海畫妖師 > 正文 第六百四十八章 雷鋒幾十年前就死了
    “你為什么這么拼命?”

    秦軒說:“佛城已經很好了,這樣的城市,是我見過的,最有秩序,最讓人舒服的城市。 ”

    是啊,最舒服,真的是最舒服。

    佛城或許不美麗,但它卻很幸福,因為生活在這里的人們,每一個,都向往著未來。

    他們遵守秩序,并且彼此愛護,相互幫助,宛如一家人。

    民心所向,如果這四個字真的能夠形容一個地方,那么這個地方,或許,是八百寺佛城了。

    “帝子您沒見過,我剛來佛城的時候,這地方的樣子。”

    保家仙拿起了旱煙斗,準備抽,卻被一旁服侍的苦痛鬼兔給搶了過去:“額,兔兒,給我啦。”

    “不給。”

    鬼兔把旱煙斗捂住:“主人身體還沒好,不能抽煙。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咳。”

    保家仙尷尬的搖搖頭:“家門不幸呢。。。”

    秦軒看著少女模樣的苦痛鬼兔和保家仙,莫名的,覺得有些溫馨,畫妖師最幸福的,應該是這種時刻吧。

    “四年前的佛城,很亂,”保家仙說:“官員尸位素餐,社會物欲橫流,人與人之間,宛若裂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鴻溝,他們各做各的,關門,誰都不認識誰。”

    “素質不高,品德也低,自以為是,從來不替他人著想,他們的眼里只有金錢,只有名譽,為此,甚至可以販賣有害的食物,把物品的制作成品降低,以獲取更高的報酬,”保家仙:“而在不為人知的地方,有人還會盜取公共財物,訛詐心思單純的人民,欺負他們,讓很多人,敢怒而不敢言,敢言,卻無處可說。。。”

    聽著保家仙的話,秦軒內心,卻是頗為震撼。

    敢怒而不敢言,感言卻無處可說。

    “我的前輩,也是一位革舊兵,一個真正的革舊兵,我一直以來都把他當做榜樣。”保家仙說:“他之前也在佛城工作,為這座佛城,付出了自己的一生,最終,因為長時間的不規律作息,還有工作壓力,力竭而亡。”

    說力竭而亡,其實,還算是委婉了。

    當年的革舊兵第一次來到佛城,佛城百姓從自由到被約束,開始抵制他,各種對他指指點點,戳脊梁骨。

    不認同,責怪,咒罵,侮辱。。。

    一個人在這么多負面情緒下,依舊堅持著,不離不棄,哪怕死,也要死在自己的工作崗位。

    這樣的人,秦軒除了欽佩外,實在是找不到別的詞語,去面對這樣的人了。

    ‘人民是愚昧的,我不怪他們,我恨的,只是我自己,為什么死那么早,要是能再多干一天該多好,也許再有一天,佛城,變好了呢。。。’

    “直到今天,我還記得前輩寫給我的,那份遺言。”

    他不怪任何人,只怪自己,怎么,沒能堅持到花開的那天呢?

    好不容易去開墾土地,挑來水,種下了種子,卻沒能看到最后,沒堅持到最后。

    “那個時候我發誓,我絕不會讓他,白死!”

    保家仙說道:“如果一個人的生命,無法拯救佛城,那再加一個。”

    “這。。。”

    秦軒無法理解,不懂,他難以相信這個世界,有這樣的,這樣的傻子!

    那個革舊兵是個傻子,而保家仙,更傻。

    “帝子你,似乎不是出生在山海世界里的吧?”

    “嗯,”秦軒:“我最近才,才出來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世界,沒有我這樣的人嗎?”

    秦軒皺起眉頭,想了想,說:“雷鋒?”

    “他如今,”保家仙問道:“怎么樣了?”

    秦軒:“雷鋒,幾十年前死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來,”保家仙似乎猜到了:“也是一位,值得敬佩的前輩啊。。。”

    秦軒不明白,為什么保家仙能夠做到這種程度。

    雷鋒?

    現在,誰還說這個?

    如今在藍星,這兩個字,不過是一個笑話。

    被無數人拿來惡搞,諷刺,嘲笑的形容詞。

    “為什么?”

    “這個世,沒有那么多為什么,”保家仙面帶懷戀:“我記得,我還在阿媽身邊的時候,她對我說過,革舊兵,死路一條。”

    革舊兵,死路一條。。。

    “既然你知道,那還。。。”

    “可這條路總得有人去走吧?”保家仙說:“有些事,總得有人去做吧?”

    他是傻子,那位前輩也是,而在歷史,在過去,還有更多更多這樣的,走這條死路的,大傻子。。。

    “不過佛城的百姓,讓我很欣慰,他們讓我知道,前輩并沒有白死,”保家仙說:“我跟前輩不一樣,當我來到這里的時候,全城的百姓,都歡迎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可能?!”

    “是真的,”保家仙說:“他們承受了太多的痛苦,當秩序突然被打破,當臟亂差,以及各種不公平,恃強凌弱出現,所有人都想起了前輩,想起了他的好。”

    失去過,才知道珍惜。

    “他們接納了我,更理解了我的工作,”保家仙笑道:“我們一起努力,一起建設這座佛城,守護她,愛護她。”

    “如今的這一切,是我和他們一起努力,整整四年,才維持起來的。”

    “可你已經成功了,”秦軒:“干嘛還要那么拼?”

    “。。。。。。”

    保家仙沉默了一會兒,說:“這里很美,生活在這里,像活在每一個革舊兵的夢里。”

    “但夢總會醒的!”保家仙:“我很害怕,不是怕死,是怕我死后,沒人再能保護他們,守護這個我們灌注了無數心血的家園。”

    在保家仙的眼里,佛城,可能永遠都是一個長不大的孩子。

    他舍不得放手,依舊拼命的,想把她保護在懷里。

    說實話,保家仙、革舊兵的故事,給秦軒帶來了很大的沖擊,在此之前,秦軒一直以為,革舊兵是像紅寒衣那樣的打砸搶,以權謀私的城管。

    可現在,看到保家仙,秦軒才意識到。

    紅寒衣,是個黃毛丫頭。

    她真的懂什么是革舊兵嗎,真的明白,在這份權力下所背負的,生命都要沉的重擔嗎?

    阿媽說的對,紅寒衣,不適合當革舊兵,她,沒有那樣的悟性和才能。( 山海畫妖師 http://www.bxsqmp.live/0_4/ 移動版閱讀m.xiashu1.com )
11选5复式胆拖表